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in i mujin jai amuran isamjara ejebun

 
 
 

日志

 
 

《大清国(daicing gurun)及其时代》后记译  

2010-01-25 22:34:40|  分类: 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伊犁河谷之南“ilaci niru(第三牛录)的我家里,幼年时,曾有一本词典。一直放在角落里好像快要倒塌书架的正中间。羽田亨编写的《满和词典》。时不时打开翻阅,虽然是从汉字去想象内容,但这却是我与日语最初的相遇。

 

    我的故乡,几乎处于欧亚大陆的正中、伊犁河谷之南的察布查尔县锡伯族自治县,称作“ilaci niru(第三牛录)的小村庄。无论历史怎样变化、或是地名被多次变更,在此生活的人们始终称呼自己生活的地方为“niru(牛录),这一点至今也未改变。“niru(牛录),便是在那里生活人们的全部。

 

    这里是现今地球上唯一在生活中使用活满语[①]的地方。daicing gurun(大清国)崩溃后,为何只有这里的人们能够继续将满语作为母语使用至今,是一个巨大的历史之谜。

 

    我的出生地,虽是这样微小的“niru(牛录),却是保持着一个巨大帝国的国语——满语、及昔日时代传统的地方。生活在伊犁河谷八个“niru(牛录)的人们继承着传统[②],在遥远日本生活的人们眼中,这无异于天方夜谭,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最初接触daicing gurun(大清国)[③]时代流传下来多种语言的、被称为“dangse(档子、档册)的文书档案,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与之相遇,还是在高中的时候,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天早晨发生的事情。那天我正在家中后院的苹果院里,忽然有两个从北京来的青年到我家拜访。据两人所说,他们都是原先根据周恩来总理指示,从伊犁河谷八个牛录中被选派“故宫”学习的,曾是“niru(牛录)年轻人中的“名人”。就是自那时起,“故宫”的声音(印象),就留在了生活在伊犁河畔一个少年的心底某处。

 

    在我出生的“ilaci niru(第三牛录),人们基本上都是以满语为母语,老人们也大多接受的是满汉合璧(双语)的教育,擅长汉文的人也很多。因此,后来关于寻找能够前往内地档案馆、分担馆藏满文档案汉译工作者的通知,于一天之内在“niru(牛录)各家传达,我家也承担了其中的一部分工作。就这样,我第一次与这些黄颜色的、显得有些高傲的、被称为“dangse(档子、档册)的东西相遇。究竟在那些东西中间记录着什么内容啊?直到今天,对那时的记忆仍然难以放下。

 

    事后方知,我在苹果园里遇到的两位青年,分别是吴元丰与赵志强[④]。现在,他们作为中国满语档案研究、整理的中坚力量,已经是活跃在最前线的学者了。在熟悉满文资料的人中,他们可以说是无人不晓的世界级“名人”。

 

    就这样,我在某地、在“人”与“档案”之间建立了联系。吴元丰传授我各种知识,总是很快答复我在研究上的疑难,对此表示衷心感谢。

 

    后来,我远离“niru(牛录)的生活,留居日本,结识了很多人士。之后的喜悦,就是每天能将满文古书一气诵读。能够得到这样无上的环境(学习机会),是我在十三年前做梦也不敢想象的事。

 

    就是在日本,我得到了老师们与很多友人以各种形式给予个人研究生活的帮助。另外,藉参加档案调查与研究会的机会,亲身经历了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研究所旧内阁大库满语资料、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满语舆图的调查、整理事业,得以侧耳倾听由真品文书、绘画、舆图所传述的悠久历史。为此,对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刘铮云副所长及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的冯明珠副院长,表示衷心的谢意。

 

    能以这样的日语完成本书,首先要感谢为我来日本创造条件的京都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木田章义老师。另外,得益于老师的帮助,当时京都大学文学研究科的研究生大秦一浩(现大谷大学讲师)、岩井忠史成为我的日语启蒙老师。如果没有两位的热心指导,到自己艰难地开口讲日语,恐怕还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此外,在与木田老师编写锡伯语教材的日子里,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快乐的日语课时间。我忘不了多少次在老师的研究室里忘记夜晚、工作至清晨的情景。在此,向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在硕士课程之后的博士课程里,我得到了砺波护、杉山正明、夫马进、间野英二、岩井茂树诸位老师的各种指导。有关满语的舆图,我曾向砺波老师借出过很多贵重资料。此外,我还借阅过河内良弘老师历经多年收集的微缩胶片。向老师们深表谢意。

 

    此外,正因得遇日本的满族史研究者,亲眼目睹了日本满族史(研究)的传统与未来,并受到了东洋文库清代史研究室的神田信夫,松村润、东北学院大学的细谷良夫、日本大学的加藤直人、东京外国语大学的中见立夫,筑波大学的楠木贤道诸位老师的帮助。

 

    在硕士论文的写作过程中,曾经突然向筑波大学的楠木贤道老师提出无理要求,跑到老师的研究室里将黑龙江将军衙门档案借出一周时间彻夜阅读,受益良多。此外,我还受到东京外国语大学亚非研究所的中见立夫老师与荒川慎太郎先生的协助,得以阅览大量的微缩胶片。表示衷心感谢。

 

    关于本书中的满语地图,占据多页(篇幅),而吸引我到地图世界中来的,是因为自己在参与京都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21世纪COE项目——“global(全球化)时代多元人文学的据点形成”中,得遇“151617世纪制成的绘图、地图与世界观”团队中的诸位老师。能与以领导(课题负责人)藤井让治为首的诸位老师一起列席各种研究会,获益匪浅。向帮助我快乐学习的诸位老师,表示感谢。

 

    此外,个人还获益于参加的各种课题。通过参与中尾正义老师的“对水资源变动负荷欧亚地域的适应力评价及其历史变迁”、加藤雄三老师的“千年持续学的确立——关于社会制度的持续性学融合的研究”项目,使我深感跨专业广泛研究的必要性与难度。

 

    再者,能够在国内外进行满语资料调查,受益于由财团法人桥本循纪念会与日本学术振兴会支持的科学研究费津贴(《清朝八旗牛录社会史的研究》(20052007))。此外,在现属窪田顺平老师率领的“民族/国家交错与产业变化为中心环境史明解——中央欧亚半干燥域的变迁”课题组中,我能够集中精力执笔写作,皆是拜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及其优越的研究环境所赐。

 

    在此遥远之地,向在伊犁河畔niru(牛录)的所有安达(朋友)、老人、萨满们、歌手、诗人们表示感谢。本书所使用的满洲文字,使用了由辽宁省档案馆何荣伟开发的满文软件。在此表示感谢。

 

    向对授权本书刊登绘图与文中图版的日本东洋文库、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美国国会图书馆、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国立故宫博物院,以及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北京故宫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的有关各位深表谢忱。

 

    此外,正是由于本书第一日语读者的杉山正明老师与宫纪子老师、古松崇志老师的教导、鞭策,指引我突破各种资料。在我上研究生以后,杉山老师对我不仅教导无数,还为此书出版创造条件。此外,宫纪子老师也在一年半以上的时间里,耗费自己极其宝贵的研究时间、付出了巨大的劳动,自始至终对我的日文拙著与论理进行大量的改订。在书籍临近出版时,古松崇志老师牺牲自己假期在内宝贵时间,向我伸出援手,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若非诸位老师给予的支持与鼓励,我到目前为止的研究成果便不会以这种形式流传于世了吧。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本书是以京都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博士学位答辩论文——《清朝八旗社会史研究》为线索,以单行本的形式将作者的研究包含其中。决定撰写本书以来,我得到了名古屋大学出版会编辑橘宗吾氏的极大关照。对吾氏温暖的目光与巨大鼓励,表示感谢。

 

    在本书的出版过程中,我获得了由独立行政法人日本学术振兴会交付的平成20年度科学研究费津贴(研究成果公开促进费)。对相关各位深表谢意。

 

20091月于洛北(京都北)        


[] 指满语口语。使用锡伯语口语的人,可以跨越时间与空间,与分离近三百年时间、远隔数千公里之外东北地区的满族老人对话。——译者注。

[] 指清代的语言与文化。——译者注。

[] 指清朝。——译者注。

[] 吴元丰为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主任,赵志强为北京市社会科学研究院满学研究所所长。——译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