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in i mujin jai amuran isamjara ejebun

 
 
 

日志

 
 

满员聚会  

2010-01-06 15:27:52|  分类: 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步行至魏公村时已然23点余,除招至四轮"洋车"乘坐回家,似已别无他途。但1月5日当晚的聚会,是有必要记录下来的。
 
     深夜赶路,才得以一路飞驰,速到家中。只是踏雪走冰间50元车马费又如融水之泡影般迅捷。
 
     历时三年,导师整理翻译的大部头《满文准噶尔档案》终于付梓刊行,全三册,900元。所以召集门生与同仁,藉此机会来一个“庆书答谢团拜会”。
 
     都是与满族、清史专业相关的师弟、师妹。有幸能与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部吴主任、编辑处郭老师伉俪邻座,畅谈一二,倍感荣幸。由于酒精量摄入把握地好,席未出现不谐之音。
 
     吴主任一见,便笑谈说三年前席间我那一番"豪言壮语"的性情让他记忆犹新,但我只是对当时酒后品行惭悔莫名。论吴主任的学术水平,绝对是国际公认,酒量也非一般。我也真实感受到了他对我国满学建设所付出的心血与艰辛。如为建满文班与民大领导们的反复磋商、为毕业生留京排除各种障碍等等。另一方面,吴主任也特别强调了日本人在满学、清史方向上的成功之处,特别指出对于日本的学术问题必须认真对待,而对于美国方面则可相对轻松处之。(原话记录) 
 
     后来日本学者小沼的加入为席间一小插曲。 筑波大学楠木教授的学生,曾来民大留学一年。据赵老师介绍,此人通英语、满语、维吾尔语及一点哈萨克语。席间,他经常与吴主任以维语交谈,总觉得日本人似有炫耀之意。据其本人说刚与木村(估计也是此中同道)同刘小萌老师吃饭赶来,但还是一口气喝下数杯白酒,最后明显不支。
 
     据赵老师与吴主任介绍说,在日本,找相关的研究工作(清史、满学)也是极难的,倒非"关系"到不到位的问题,而是缘于日本一贯的学术承继传统,只有老一位学者完全引退,新人方有填补入道的可能。这位小沼先生,就属此例,刚刚进入日本国学习院大学作研究员。日本学习院大学,我只知道那是日本皇室的"御用"学院(清朝的宗室学),能够进入其列,想必也是费了相当大的一番波折吧。
 
     赵老师在一一介绍学生时,强调了各自的特长。让个人最感踏实欣慰的,不是粗通日语与些只言片语的满文,而是我能有幸在举步维艰的时下从事着一份与学术还算有关的一份工作。(其间,邻座右边的郭老师也感叹道:现在找工作比上学难得太多了。)这样工作与学生的双重身份,让人感觉站在社会这个平台上自己与师长门起码还是平等的,同时仍在尽个人的努力延续着与"学术"保持着基本的联系。另外,期间曾向郭老师请教,如果用学习的满文(清代书面语)与以锡伯语为母语的察县人交流,对方能否理解的问题时,郭老师的回答是:“可以听懂,只是对方会感到别扭,但如果是学过锡伯文字的人士,他们就会更觉得亲切。”听到这里,我竟有一丝欣喜从心底流过,因为继续学习清代的满语书面语,在语言交流上仍是具有意义的。
 
     回想当初,由于喜欢历史,进而对日语发生强烈兴趣、产生学习愿望,让年轻时的我像赌博一样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与精力,那只是单纯地喜欢,只想尽力学得精深些,说得地道些,没曾多想有用没用,能不能用这些扰乱心智、消弭志气的事——那时毕竟年轻啊。后来日语学习条件的断绝更让自己以一种"悲愤崛起"之气努力自学。但那时又岂能料到人生轨迹竟真的在一点点发生变化。(包括学习满语也可以说与先掌握了日语有关)
 
     赵老师下一步似乎准备翻译河内的著作,果真能如其言加入翻译阵中,将实属个人之幸。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